第一章 如莲开谢

下一章:第二章 生死之劫

努力加载中...

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道:“然而,弱水师母是个普通女子,虽然修习中原道家术法,但和我们拜月教一脉却有着天渊之别——所以,当三十年过去,大限到来,师母衰老病重,我师父便不得不面临生离死别。那种痛苦,非言语所能及。”

“禀大人,右使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。”她垂下头去,轻声禀告,“听雪楼来的一行十三人,从石玉开始,无一漏网。”

灵均微笑:“能遇到血薇的主人,也是在下的荣幸。”

那样的身手,当今天下武林几乎是仅见。

那句话让躲藏在面具后的人竟是微微一震,灵均看着她,眼神似乎有所变化,语气却依旧平静:“我俯仰于天地,所追寻的便是永恒之大美,谈何无缘?”

“自从弱水死去之后,孤光也变得奇奇怪怪起来了啊……”黑暗里的明河教主长长叹息了一声,眼里露出了淡淡的悲悯,“好了,你走吧。别烦我。”

满池的莲花,瞬间凋谢。

“三日之后,世上,再无听雪楼!”

胧月一震,一种战栗从心中滚过,说不出话来。

“好!”原重楼大喜,连忙将蜜丹意抱到了马背上。

“那怎么行?”胧月盈盈地笑,“姑娘是听雪楼的贵客,难得来月宫一趟。灵均大人特意吩咐了,要属下好好地准备,送姑娘一程。”

“不,我已经不是血薇的主人了。”她却纠正了他。

“如果她再这么多嘴,那我真要后悔救了她的命了。”灵均却冷冷打断了她,“何况虽然没有什么禁忌,但这么多年来,拜月教历任祭司也从没有娶妻的传统。”

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。”这些日子相处下来,他已经很清楚她的脾气了,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立刻投降,否则会有什么后果,“管他是什么样的人呢。我的伤差不多全好了,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,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碰到。”

几个月前她路过此处时,不是自己重病垂危,便是担心着原重楼,一路行色匆匆,压根没有心思欣赏沿路美景。此刻两人并辔而归,心满意足,这些风景才一时间都鲜活了起来,历历到了眼前,一路行来,如痴如醉。

她语气有些不悦,脸色也颇为严厉,然而蜜丹意却嘟起了嘴,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:“坏人……居然,居然想扔下我走掉!坏人!”

当胧月离开后,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,没有了片刻前的心情。苏微沉默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你说,那个灵均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?”她抬起头,看着灵鹫山上的白云,“有时候,我觉得他内心似乎很不快乐……有时候又觉得他是个没有感情的苦行僧侣。你说,这个人是不是有点古怪?”

尹家。这个名字让苏微心里略微一动,却随即释然,再也没有以前那种芥蒂。她看了一眼原重楼,他却只是在那儿摩挲着马头,压根对这两个字没有什么反应。

室内寂无人声,唯有莲花凋落。

他的手一触及她的腰,她就颤了一下,瞬间一把推开。

一语未毕,他忽然抬起手,摘下了一直戴着的面具。

有十二支的花梗迎面飞来,齐齐钉入了它的身体,正好没入人体对应的十二死穴之上,深入三寸,几乎对穿而过——仿佛被巨大的力量由内而外摧毁,那些莲藕在一瞬间碎裂了,鲜血和雪白的碎屑四溅开来,转瞬化为齑粉!

一语毕,两人各自转身。

苏微看着眼前的一切,在骏马上微微而笑,耳边的绮罗玉盈翠欲滴。

“因为……”苏微沉吟着,也觉得自己有些多事,讪讪的,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……觉得胧月她似乎很仰慕您的样子,有些替她……”

苏微牵着马,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,等回过神来,发现日光已经升起很高,而原重楼正靠在马背上,一动也不动。刚刚那一瞬的出神,居然是过去了不下一个时辰那么长的时间?!

然而,面具后的那双眼睛凝视着她的背影,却流露出了极其复杂的光芒。

“我们两人有手有脚,到了腾冲自会安家立业。”她的语气不卑不亢,却毫无商量余地。灵均似是笑了笑,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击掌,命下属牵上来了两匹骏马,道:“这两匹马是从莫冈山谷里带回来的,原本就是你们的坐骑,总可以带走吧。”

“啊?”苏微忍不住一惊,脱口低呼了一声。在微曦之中,她看到了他隐藏在精美木雕面具下的真容——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,可一瞬间,她居然有一种奇特的恍惚,总觉得这张脸似是梦境里见过。

“乖,你留在这里,拜月教里的叔叔阿姨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原重楼柔声劝告,试图把那一双小手掰开,把她放下地,“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,要走好几百里路呢。而且去的地方也不是你的故乡。”

仿佛被无形的引线牵动,地上那个莲做的人形忽然间就站了起来!

“说不定还能碰到的。”她看着天上离合聚散的白云,心里却有一种奇特的预感,沉吟了一下,道,“拜月教在两广滇南势力大,我们去了腾冲,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。”

胧月微笑:“好,这样奴婢也可以准备一下。”

“家师……”灵均微微迟疑了一下,随即平静地回答,“家师的确外出未归,不知去向。最近一次写信前来也是在两个月之前了,说是在辛罗国。他说他在追查不死药的下落,一旦找到便会返回。”

“你看到了吗?在我眼里,她们的这一生,也不过是这样。”灵均默然叹息,语气如同枯井,波澜不惊,“十年了,人世岁月匆匆,胧月从一个小孩长成了妙龄女子,而我,却还是和她相遇时候的模样。再过十年,等蜜丹意长大,胧月老去,我还会是如今的模样……直到胧月八十岁高龄,我依旧还会停留在年轻时的模样——很可怕的事情,不是吗?”

胧月抬起头,看着他隐没在夜色里的背影,又转过头看了看在月光下渐渐消失的圣湖之水,眼神变幻着,到最后,竟然显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决绝来。

她走得轻盈无声,在滇南的苍翠之中如同一只小小的蝶。或许是已经决定要离开那片江湖,她的脚步都比平日轻快许多,晨曦从她的发丝和双臂之间透射过来,美丽而耀眼,几乎不容直视。

明河教主依旧充耳不闻,只是审视着眼前摆成的人形,伸出左手,悬于上方。忽然间手指一错,捏了一个诀,开始喃喃念动咒语——随着如水一样吐出的密咒,她的左手指尖忽然间奇异地渗出血珠来,一滴一滴,如同殷红的葡萄一样坠落,滴入地上摆着的人形之上。血从莲藕的断口内渗入,顺着藕孔,仿佛沿着血脉一样地蜿蜒。

第二日,听雪楼来的一行人便离开了月宫。他们奔赴千里,本来是奉命来带血薇的主人返回洛阳的,然而却只能空手而回。

“蜜丹意真是个好孩子。”他轻轻击节,吐出下一个命令,“那就给他们都种下蛊虫,明日放归中原——还有,再让左使立刻替我联络风雨组织的人。”

她原本靠在他的肩膀上,一转头就看到了他的侧脸——这些日子的休养生息,令他苍白消瘦的脸颊饱满了一些,有了血色,竟有几分丰神俊秀起来。

他用调侃的语气说着,说得委婉,却依旧难以掩饰言语间的低落——织女最后还是回到了天庭,一道银河,天人永隔。这个故事的结局她当然知道。

灵均沉吟了一下,继续道:“至于追杀姑娘的那些人……”

明明自己可以随手一掌把他打出去的,却竟然无法推开。

这么多天了,她从未看到灵均在面具后的那张脸,因此也无法猜测他的年龄。然而从语音、身姿和步态来看,他应该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,可有时候话语沧桑,却又不能将这个目下执掌拜月教的实权人物和弱冠之年联系起来。

“谁要你负责了?!”她更加怒了,指着他的脑门,“不许再说了,给我闭嘴!”

灵均点了点头,道:“若有什么需要的地方,随时说一声。”

“只有这样,你才能得到长久的安宁。”

她抱住了原重楼的脖子,哭得眼泪鼻涕一脸,死死不肯放开手。

原重楼没有立即说话,沉默了一下才道:“也是。”

她不由得有些纳闷,心下有些不安。坐在廊下,护花铃在风里轻轻击响,催起昨晚的事情。她用指尖轻轻抚摩着颈侧,那里的领口之下,还留着一处淡淡的吻痕,恍如一梦。

“知道了,我会好好教训她的。”最终他只是漠然地回答,将笛子斜过来,轻轻抵起了她的下颌,望着她的双眼,冷笑了一声,“不过,是不是所有靠近我的女子,无论老少,你都想除之而后快呢?”

他说话的声音低而魅惑,有热气一口口吹出来,贴着她的耳畔。苏微忽然心下大恼,瞬间反手抽了他一个耳光,怒视着这个油嘴滑舌的人,满脸已经飞红。原重楼温香软玉满怀,正准备上下其手,冷不丁挨了一巴掌,不由得愣了一下。抬头看着她愤怒的眼神,连忙脱口道:“别生气!我……我一定会负责的!”

苏微忍不住驻足看了片刻,直到听见背后传来的声音。

灵均看着逆光而立的女子,颔首道:“那,恭喜苏姑娘得偿所愿。”

“是,人怎能因剑而名。”灵均点头,语气有些喜怒莫测,淡淡道,“从此后,苏姑娘便再也不属于江湖。恭喜。”

是的,在刚才摘下面具的那一瞬间,灵均应该是展开了一个结界,将在场所有人都控制在其中,只让她一个人看到了自己的真容——没有见他动手结印,一切却已经悄然展开,连她都没有反应过来,无声无息就中了招!

那一刻,她仿佛觉得自己似乎略微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人的想法。

“什么?”面具后的眼神一变,“她起疑心了吗?”

然而,苏微却客气而坚决地谢绝,不肯接受分毫。

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”灵均点了点头,面具后的眼睛看不清情绪,“其实,苏姑娘不妨多考虑一段时间,如果真的割舍不下,那便返回洛阳去好了——名剑无主,血薇尘封,也未免可惜。”

然而,没有人看到,在月宫之门缓缓关闭的瞬间,门后却浮出了一双充满了冷意的眼睛,正在凝视着疾驰的马车,嘴角缓缓扬起,仿佛发出了一个无声的诅咒。

“怎么办?”他有些犹豫,“要不,带她一起走?”

“是是是……”他连忙道,“那请你对我负责任!好不好?”

天色已经微明,她站在寒露中等他,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奇怪。他面具后的双眸掠过一丝不悦——胧月跟着自己已经很多年了,但每次她露出这样的神色,都令他觉得不舒服。

“去!”拜月教主蹙眉,伸出指尖一点开满了金色莲花的水池,示意人形下水。

从她到来直至离开,身为拜月教主的明河竟然从未出现过。率人来送行的是灵均,脸上还是戴着面具,说的话并不多,但语气却极客气,馈赠的礼物非常丰盛,装了满满一个马车车厢,从丝绢布匹到金银首饰,足以让他们在腾冲衣食无忧地生活上十年——看来,胧月果然是好好地准备了送客的厚礼。

“归位!”拜月教主坐在水池旁,低声喝令。

“你看,我已经把血薇还给听雪楼了!如今的我只是我自己,和那把剑、那个江湖再也没有丝毫关系。”她逆着光站着,阳光从十指中穿过,如同明亮的剑。她握紧了手指,把阳光握在手心里,轻声立誓,“从此后,苏微便再也不存在了。我是迦陵频伽,再也不会握剑,再也不会杀人了……这才是我选择要过的生活!”

她被逮了个正着,顿时有些尴尬。

“是啊……连拜月教都这样扔下不管。”灵均叹了口气,然而显然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说,止住了话头,问,“你猜我救胧月的时候她几岁,我又是几岁?”

苏微摇了摇头:“我是绝不会再回去了。”

灵均摘下面具,对着她微微笑了一笑。

苏微探了探他的额头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教主独自幽闭了三十年,竟然已经达到了可以赋予万物生死的境界。

灵均放开了她,冷冷地问:“洛阳那边,一切都安排好了吗?”

灵均微微一怔,问:“苏姑娘打算去哪里?”

“我知道苏姑娘剑技卓绝天下,但原大师毕竟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,一定不能掉以轻心。”灵均慎重叮嘱,“我会多派一些人去腾冲把守驿道,凡是出现了不对劲的外来客人,都拦截下来处理掉——若有什么需要,苏姑娘也可以传信给我,在下一定会马上派人前去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苏微被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她茫然地想着,轻抚着颈侧的吻痕,脸上有微微的热辣,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甚至连原重楼何时回来都没有察觉。

胧月匍匐着,回答:“是。一切都如大人计划。各方的人手已经陆续就位,赵总管也始终在和我们保持联系,给我们传递消息、帮助设局——估计石玉一行三日后便可抵达洛阳,我们的人会紧随其后。”

“教主小心!”外面的灵均失声喊道。

一念及此,她忍不住驻足,回头看了他一眼。然而,仿佛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,那个人居然也站住身,回身笑了笑:“苏姑娘还有什么吩咐?”

“哦,腾冲啊……”灵均不置可否,只道,“那儿是翡翠之乡,富庶安宁,应该适合苏姑娘和原大师安家立业——不知原大师受伤的手恢复后,技艺是否能回到从前?”

“苏姑娘无须客气。”灵均回礼,白袍在晨风里无声拂动,宛如世外仙人,“腾冲也算是拜月教的属地,自然有义务照顾你们。”

那个小女孩躲在草丛里,差点撞上骏马,也被吓得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,然而一看到原重楼,却立刻眉开眼笑起来,反手抓住了他的袖子。

苏微没有心思和他纠缠这个问题,着恼于他昨夜对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,今天却居然没事人一样满口说着其他,不由得沉下脸来。

“前车之鉴?”她不由得有些愕然——听雪楼和拜月教相去千里,彼此之间除了偶尔有使者往来,甚少有其他交流。她只听说孤光祭司在三年前妻子去世之后性情大变,说是要去寻求长生之法,将教中事务交给了弟子灵均,从此远游,却并不明白其中内情。

“那就好……盯紧赵冰洁。”灵均沉吟,“这个女人,我总是觉得不放心。”

“苏姑娘客气了。”灵均回礼,目送她离开。

她笑了起来,由衷地道:“多谢了。”

幸亏他并没有对重楼下手,也没有攻击自己。然而这样神出鬼没的出手,却令天下剑术第一的她都心生冷意——如果和他对决,在无所提防的前提下,自己又有几分胜算?万一他真的起了异心,要对听雪楼下手……

“现在,除了我师父,你是这个世间第二个看过我相貌的人了。是否心安?”他轻声微笑,重新将面具戴上脸庞,颔首告别,“血薇的主人,你自由了,去到那个你想要去的世界吧……不要回头,不要再去看这个江湖的腥风血雨。”

“哎哟。”他被她一推几乎闪了腰,失声痛呼出来。蜜丹意笑眯眯地看着他,吐了吐舌头,伸出小手在脸上比了一下:“羞羞!”

“你的话太多了,胧月。”灵均冷冷地打断了她。

白石砌筑的房间里帘幕低垂,即便是白天也不见丝毫光线透入。黑暗里无数灯盏燃烧,映照在房中的水池上,仿佛银河璀璨。房间里没有一个侍女,没有一点人声,连风都仿佛不再流动。

“是,我师父破了例,可结局也不过如此。”灵均冷冷道,“前车之鉴。”

那是月魂,身为拜月教主的标志。

幸亏他不在,否则,她真不知道怎么应付他的油嘴滑舌。

他们两个人一先一后,策马从山上冲了下去。然而刚奔到山脚下,忽然眼前一花,竟是有个人影从路边草丛里蹿了出来。

这一路风景如画,美不胜收。苏微不由得看得心旷神怡。

“别再说我是江湖人!”她顿时有些不快,“我已经退出江湖了!”

“呸呸,什么死死活活的。”原重楼却皱眉,“你已经不是江湖人了好不好?”

她知道那是幻觉,却依旧觉得不可思议。

苏微不由得脱口“啊”了一声:那么说来,他岂不是已经接近四十岁?可为何从语音、身形和气质看起来,却完全如同一个刚弱冠的年轻人?

他似乎微微怔了一下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她对你说了些什么?”灵均的语气也冷了下来,甚至带了一丝戒备和怒意。苏微自然也觉察出了他的不悦,连忙道:“也没什么……她对我提起,说当年是你救了她的命,她希望一辈子都能够侍奉您。”

两个人在药室内你侬我侬,轻声笑语,忽然听到外面廊下的风铃一连串地响了起来,苏微连忙推开他,整理了一下衣襟:“有人来了!”

黑暗里,灵均用笛子轻轻敲击着掌心,面具后的眼神变幻不定。

原重楼没有办法,叹了口气,有些心软,抬起眼看了下苏微。苏微也正站在一边看着他们,眉梢微微挑起。

已经三十年了啊……迦若。

旁边的原重楼看着这一幕,表情也略微有些奇怪起来。

“别。”她急忙一躲,抬手推开他,“蜜丹意在呢!”

灵均似乎微微笑了一下,回答了她的迷惑:“我是在九年前救了胧月的。那时候,她只有十五岁,而我已经二十七岁。”

她微微吐了一口气,眼神凝聚。

苏微吸了口气,将原重楼推到了一边,声音平静了下来,道:“多谢你们费心,其实不用准备什么,有两匹马做脚力也就够了。”

“当然啦!你不知道……”原重楼却是难掩兴奋,想说什么,却卖了个关子,“先不告诉你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真是一份厚礼!”

月宫高处入行云,冷月挂于檐上,似是一伸手便可摘下一般。

两人策马,沿着山路飞驰,奔向腾冲。

“多远……多远都不能扔掉我!”蜜丹意哭得更凶了,“我不要留在这里……我要跟你们去!我不喜欢这里的人……我喜欢你!”

当人形被消灭的刹那,发梢那些金色莲花纷纷凋谢,空荡荡的水池上再无芳华。仿佛所有的精神气在一瞬消耗殆尽,拜月教主踉跄了一步,匍匐在水池旁,脸色苍白,雪白的长发蜿蜒入水,仿佛凝固了一池霜雪。

所以,让她一直待在这密室里,或许也是最好的选择吧?

“真美,是不是?”灵均微微叹息,忽然收拢手指——只是一个瞬间,那朵花便泛黄枯萎,败落凋零,残破如絮,再不复片刻前的光彩。

那个人形被无形引线扯动,猛然震了一下,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,往水池的方向走了几步——然而,越走脚步越是缓慢,忽然间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尖叫,伸出双臂,竟然是向着施术者疾冲过来!

他转身拂袖,凌空掠去,消失在月宫的穹门下。

“早上你……”她本来想责问他去了哪儿,然而不知为何,刚说出几个字,想起昨晚的事情,脸颊便是一热。他却没有注意到她神色的微妙变化,兴冲冲地道:“早上胧月来找我,说我们不日便要离开灵鹫山,因此为我们准备了一份礼物……”

“灵均大人,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她看着眼前这个人,忍不住问了一个突兀的问题,“拜月教的祭司,应该并没有被禁止婚娶吧?”

走的时候,正是黎明破晓。整个月宫还在沉睡之中,静悄悄的一片,干涸见底的圣湖上笼罩着一片淡淡的薄雾。不知道为什么,在眼角瞥过的刹那间,竟然会令人感觉到薄雾之中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形。

只是一个瞬间,那洁白的莲藕便仿如注入了血色!

很久很久以前,在黄河边风陵渡的夜里,少女时的她也曾在艰苦的武学训练之后、沉沉入梦之前,幻想过自己的未来:会遇到谁?会爱上谁?会在什么地方相遇,会在什么地方分离?会有什么样的开始,又有什么样的结束……

“那是。”他策马追了上来,抬手揽住她的腰,笑,“你是我的人了。”

如今不过春暮,然而这个暗室的水中居然开满了奇异的金色和紫色莲花,一朵一朵,璀璨夺目,映照得室内一片斑斓。

拜月教主一惊,厉声遥指:“住!”

“是吗?”灵均却在山门下站住了身,若有所思地笑了笑,“既然都要告别了,那么,在下就让苏姑娘完成这最后一个愿望吧!”

苏微蹙眉:“可是,孤光祭司不是娶了弱水吗?”

“这个就不劳大人费心了。”苏微知道他要说什么,断然道,“如今我的武功已经恢复了十成,无论他们是谁,我也未必就怕了。”

这些日子以来,她一直觉得这个戴着面具的人神神秘秘,敌我莫辨,因此也深怀着戒心。直到这一刻,放下了刀剑和江湖,心里才有些释然——是的,从她坠入险境到现在,这一路上,只有两个人一直是帮着她的:一个是重楼,而另一个就是他。

“我在想,迦陵频伽,你是非常有本事的女子,所结交的也都是这些超凡脱俗的高人。如今……如今却要跟着我去腾冲过平庸的日子?真的觉得有点像是在做梦……”他苦笑了一声,“就像牛郎遇到了织女,耍了个赖偷了她的衣服,然后就讨了个仙女老婆回来——回想起来,真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这世上,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呢?”

光阴流转,韶华易逝,任凭红颜在眼前盛开又凋谢,始终未曾改变的,唯有这一袭白袍,以及白袍下那颗入定寂静的修行者之心——那是勘破所有色相、与天地合为一体的心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永无挂碍。

“大……大概三天后吧。”苏微脸上犹自发热,涩声回答。

她凝望着那一行人,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。

或许是因为接待了听雪楼的客人,他比平日来得迟了很多,然而,水池旁的女子似乎根本没有在意,还是自顾自地低下头,静静凝视着水里的倒影。她的侧颊上有一弯金粉勾勒出的新月,美丽如妖魔,当凝神注视时,眸子居然是淡淡的紫色。

人形似被无形的绳索拉紧,在触及房门的瞬间站住——因为刹得太剧烈,它的四肢甚至出现了移位,扭曲得非常可怖。然而,莲藕做成的手脚还在不停颤抖,似乎在拼死挣扎,要超出施术者的控制,冲到门外的月光下去。

“能在这样的景色里活到死,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。”她在水边策马而行,脱口而出,“总比在江湖里打打杀杀,不知哪一日死在别人刀剑之下强得多了。”

不会武功、手无缚鸡之力,风流放诞、尖酸刻薄。有时候能逗得人开心大笑,更多的时候却是恨不得一巴掌令他闭嘴——那样的家伙,自己是看上了他什么?又是为什么,昨晚竟然会鬼迷心窍地委身于他呢?

那个幽灵般闪现、一击粉碎邪魔的人是从室内最深处的黑暗里忽然现身的,迅速又再度回到了黑暗里,默默地对着明河教主竖起一根手指,似乎是示意她不要出声,不要对外面的人暴露自己的存在。

隔着帷幕,似乎也明白室内正在进行极其可怕的术法,帘外的人屏住了呼吸,面具后的眼睛里露出了敬畏的神色——莲池化生,这是怎样高深的一种禁忌术法!几乎是可以逆转阴阳、赋予无情之物以生命。

他拂袖站起,衣角拂过女子惨白的脸颊,就这样在黑夜里悄然离开。

“哎呀,你起来了?想我了吗?”原重楼回来的时候已是下午,和平日经常皱着眉头尖酸刻薄的表情截然相反,嘴角竟是情不自禁地含了一丝笑,满脸喜色。

然而,那个吸饱了血而获得灵气的人形根本没有听见,在水边停了一下,似乎被什么吸引了,忽然间转过身,便朝着贴了符咒的门外疾冲而去,直奔那个在帘外静候的人!

“苏姑娘莫非还是舍不下听雪楼?”一旁有人问,却是灵均。

“身为祭司,我们的生命漫长,和凡夫俗子无法相比……”灵均放开了空空的掌心,语声也有些虚无缥缈,“以有情而殉无情,以有涯而随无涯,殆矣。”

然而,室内那个莲做的人形只是随着拜月教主的指令站起走了几步,忽然间就如脱线的木偶,一动不动地站在了莲花池旁。

她竟然看得略微有一瞬的失神。

“倒是没有,大人神机妙算,苏姑娘断然不会怀疑蜜丹意有什么问题。”胧月低声,“不过右护法毕竟年纪小,做事也太不小心了——如果她跟随苏姑娘去了腾冲后还是如此,恐怕会给大人带来麻烦。不如让奴婢……”

“蜜丹意?!”后面传来了原重楼的惊呼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多谢大人了。”这样的盛情有些出乎意料,她微微有些愕然。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苏微不由得黯然,喃喃,“所以,在她死后,孤光祭司才会远游天地,去三山碧落?”

“大人真的要动用风雨的力量?”胧月止不住地惊讶,“那是一群嗜血的鬼啊!认钱不认人,一旦沾上了……”

原重楼不知道如何搭话,只能苦笑:“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些江湖人的事情?”

“不必送了。”眼见界碑在望,她站住身,回首行了一礼——那个戴着面具的代祭司也微微躬身,在界碑旁的拱门之下回礼:“那好,就送苏姑娘到这里吧。”

声音未落,帘子外出现了一个绰约的影子,却是胧月,她显然看到了他们两个尴尬的样子,只是低垂着眼睛,站在帘子外轻声道:“苏姑娘,原大师,灵均大人让我来问问两位打算什么时候启程。”

“是啊……我已经很老了,只是时光在我身上停住了而已。”灵均摇了摇头,语气虚幻莫测,忽然伸出了一只手,展开——那一瞬,她竟然看到有一朵白色的花从他的掌心里凭空开了出来!

可怎么也没有想到,她最终的所托,却是这样一个人。

“怎么啦?”他心思乖觉,立刻发现了她的不悦,贴着她身侧坐下,涎着脸揽过了她的腰,“是谁惹得我的迦陵频伽不高兴了?”

苏微略微怔了一下,一时间无法回答。

血一滴滴地从洁白的藕孔里倒流出来,殷红可怖。

苏微骑术高超,瞬间整个人俯身下压,牢牢控住了缰绳,将疾驰的奔马硬生生勒住。骏马惊嘶着人立而起,才堪堪避过那个忽然闯出来的人。

在听雪楼都鞭长莫及、任她自生自灭的时候,是眼前的人几度出手救了自己。为何到了现在,自己还要怀疑他的用心呢?如果他有啥不良用心,自己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她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,一时语塞,脸色更加绯红,只是恨恨看了他一眼,啐了一口:“没脸没皮的!”

在听雪楼人一行离开的三日后,她和原重楼也离开了月宫。

甚至,她连蜜丹意都不如!

苏微回过头看着他,哧地一笑,朗声道:“是!你说得对,我已经不是江湖人了,再也不提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啦!”

“当然。”她没有回头,只是看着那一队越行越远的人,仿佛是看着自己渐行渐远的过去,语气有些低落,“我为听雪楼血战了十年……这些人,都是我并肩作战过的生死兄弟,一朝真的要从此陌路,谈何容易?”

“没事,不劳费心。”苏微不愿和外人多说这个话题,只是道,“两个人两双手,无论在哪里,总有办法活下去的。”

“教主。”外面的人还跪着,再度低声道,“今日有听雪楼使者前来……”

“洛阳那边,应该已经都安排好了吧?”

“唉,这时候,哪里还能顾得上脸啊!”看到她怒气稍解,他连忙打蛇随棍上,“我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,脸皮算什么?你要对我负责任,不能白白把我睡了一晚上就甩了。”

室内,一个女子披着孔雀金长袍,赤足静静坐在水池旁,探身看着水面,长达一丈的长发垂入水中,白如霜雪,仿佛水藻一样蔓延,扩散至整个水池。

她侧过头去,哼了一声,低声:“谁……谁像你这么不要脸啊。”

她说得含蓄,在心里早已后悔自己的多事。

“可惜。”苏微无话可说,许久只是叹了口气,“天地间最美好的东西,您却无缘得见。”

静候了七七四十九日,结果还是又召出了一个魔物?室外,灵均在心里叹了口气。昔年迦若祭司以身饲魔,永闭地底,已是再难重生——明河教主多年来执念不灭,试图将其复活,只会白白地招来邪祟而已。

“怎么?”她转头看着他,有些诧异。

醒来时,她觉得全身微微地酸痛,瞬间想起了昨夜的一夕欢爱,不由得脸颊一热。然而转过脸庞,枕上空空荡荡,原重楼却已经不在身边。她有些诧异,却同时也松了一口气,迅速整理好衣物,拢好了头发起了身。

他的话语平静而锐利,苏微心中一震,竟也是无话可答。

苏微摇了摇头:“错。天地虽有大美,但最美的,却无过于人心——只是欲得人心,便要用己心去换取。像您这样固守着本心的苦修者,又怎能体会呢?”

就在那一瞬间,室内忽然有一阵风掠过,有人在暗中蓦然出手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,那个人形在刹那就忽然被定住。

他冷冷颔首,没有向她多说半句话,只是问:“事情都处理得怎样?”

苏微不能推辞,便点了点头。原重楼上前一步,将两匹马牵住。灵均看了看他们两人,又道:“另外,我已经派人去腾冲,对外说你们是拜月教的贵客,冒犯两位就如同冒犯了我教——从此后不要说那些宵小,即便是尹家,也不敢来打扰你们的清净了。”

面具后的眼睛瞬间一变,似有薄冰凝结。

是的,当一切都风平浪静、云开雾散之后,她并没有选择回到中原,回到听雪楼,回到那个人的身边——她选择了留在这里,斩断一切血腥的过去,寻找属于自己的将来。全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,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宁静美好,宛如这苗疆的葱茏绿意,到处都欣欣向荣,充满了希望。

她心里一沉,呵斥:“别乱用比喻!我不会走的。”

走出房间时,日头已经升到了天穹正中,她知道自己是赶不上给石玉一行送别了,只能站在月宫的高台上,往灵鹫山下看去。她看到石玉带领的那一队人马在山腰的道路上疾驰,如箭一般离开,头也不回,唯有听雪楼的旗号在风里猎猎作响。

“别这样见外嘛,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。”原重楼嬉皮笑脸地凑过来,在她耳边轻声道,忽地想起了什么,脱口,“哦,昨晚你还是第一次对吧?现在是不是还有点疼?唉,我已经尽量很温柔的……”

“重楼?”她连忙扶起他,失声道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腾冲。”苏微想也不想地回答,“重楼的老家。”

“好好克制你的执念吧,胧月。”灵均拂袖站起,冷冷的,“做好你的本分,不要让贪欲之火焚烧了你的头脑和眼睛——否则,对我来说,你就毫无用处了。”

苏微本来想要去送行,然而不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她听着他波澜不惊的叙述,不由得微微吸了一口气。

“我们走吧。”她翻身上马,对原重楼道,“回腾冲去!”

他的声音低而魅惑,听得苏微面红耳赤,竟是忘了推开他的手。原重楼将她揽在怀里,看了又看,眼角眉梢全是笑意,忽地俯下身亲了她一口:“真可爱,脸红成这样。”

“是……”她不敢再多说一个字,匍匐在地上,微微战栗,心中却有一道裂痕慢慢延展开来,瞬间痛极——那么多年了,她为这个人出生入死,做尽了一切,然而在他心里,她又算是什么呢?是连问一句为什么都不可以的踩踏在脚下的奴婢吗?

“住口!”灵均的声音蓦然冷了下来,她只觉得呼吸一窒——灵均手里的玉笛已经点在了她顶心的百会穴上,只要再稍微用力,她的头便会如同烟花一样爆开来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在看着碧空下那袭一尘不染的白袍时,她心中猛然一震,竟然隐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——是的,这一次相遇,从头到尾,她都无缘得见这个人的真面目。是否这一辈子,她都看不到他面具后的模样了?

“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问我了?”面具后的声音冰冷如霜雪,带着深深的不悦,“既然苏微拒绝回洛阳,后面的计划自然要随之调整——我心里有数,你何必多嘴?”

“你养得起两个人吗?”她看着蜜丹意,心里已经软了,转头对他道,“好了,快把这个哭哭啼啼的小家伙抱上去,我们今天可要跑上一百五十里才能赶到下一个落脚的村子呢。”

如果没有她,他又怎能走到如今!

那是他第一次提及自己的师父和师母,语气却是凝重的。

“大人昨晚辛苦了。”她轻声道。

原来,对自己的心意,大人一直洞若观火。那么多年了,所有卑微的奢求也不过是一场梦。到最后,自己居然连蜜丹意这样一个小丫头都不如!他要她克制执念?可是,如果不是这种执念,她又怎能追随他走到如今?

少女时的她,曾经以师父作为最完美的影子去幻想过未来的意中人;而十年前那个月夜,当那个白衣贵公子凌波而来的时候,她也原本以为自己找到了一生的答案。

一边说着,他一边亲自将他们送出了宫门,一直送了几里路,直到山下的山门。

“教主。”直到四更的漏声过,门外才传来一个声音,“灵均前来向您问安。”

她最后只是轻轻叹了口气,躬身:“大人说的是,是我见识浅薄了。”

灵均看着她,眼神若有深意:“苏姑娘和原大师这样的神仙眷侣,自然亦是令人称羡。但人生漫长,各有所取,哪一条路上的风景更好,非是行路人不得而知——人的一生不过短短几十年,大家好好走完各自的路便是,又何必强求对方认同呢?”

“是。”灵均躬身告退。

这里便是广寒殿,拜月教主明河隐居了三十年的地方。

更奇特的是:那些花,竟然是从她的发梢开出来的!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原重楼被她摇醒了,有些迷迷糊糊地回答着,“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很困……太奇怪了……居然就在马背上睡着了?”

“如果大人觉得不放心,那么,在计划完成之后将她铲除就可以了。”胧月低声道,“反正在大计完成后,她也没有用处了。难道大人还想把她留在身边吗?”

离开广寒殿后,灵均独自来到了高台上,看到了已经静候在那里的胧月。

那朵用幻力凝成的花是纯白色的,顶端有一抹淡淡的紫,透出柔和的微光,花瓣晶莹剔透,柔静多姿,迎风微微颤动,美丽不可方物,宛非这个世间所有。

她转过头看着他,摊开了双手——掌心空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。

几十年来,这里一直是月宫的最高禁地,除了祭司之外谁也不被允许靠近。而自从孤光祭司远游之后,灵均便代替了师父的职责,每日早晚前来请安。

刚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摇了摇头,苦笑一声:是的,都已经是说过要退出江湖的人了,为何还记挂着这些你争我夺?就算这个灵均再厉害,可停云和赵总管,哪一个又是好对付的了?有他们两人坐镇楼中,也没有谁能撼动听雪楼吧?

密咒被不断吐出,明河教主忽然手指一扬,低低一声:“起!”

“我想,迦陵频伽……她只是很想看看大人的样子吧。”他忽然开口,拉了她一把,“好了,不要叨扰灵均大人了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
门外的人猜到里面发生了什么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微微动了动手指,似乎下意识地想要对抗,却又硬生生地忍住了。

灵均不等苏微问下去,道:“我教历代祭司修习秘术,灵力高深,说是接近天人也不为过,若不被更强者所杀,生命将数以百年计,永无衰老,一如年华最盛时的模样——”

“外面的……是灵均吗?”密室内传来明河教主的声音,虚弱无比,“孤光呢?我很久不见他了,如今可好?为何每日来朝觐的都是你?难道他还没有远游归来?”

而拜月教主也无暇顾及他,只是看着那个人形。

苏微回到药室的时候,原重楼还没有回来。

“还是……还是不行吗?”她微微动了动嘴唇,吐出了一声叹息,垂下头,看着水池底下——那张苍白的少年的脸还在那里,与之对应的那具无头躯体也还静默地沉睡着。这一颅一躯,却显然不是属于同一个人。

“是!”女子噤口,匍匐在地,半晌,又迟疑地道,“不过……今日蜜丹意从圣湖边上回去后,苏姑娘在她的衣袖上发现了血迹。虽然她以玩耍时摔倒作为借口搪塞了过去,但我怕……”

“你不就是喜欢我的不要脸吗?”他在耳边轻声地笑,“我又不会武功,若不是靠着‘不要脸’这一长处,哪里能追得上这样厉害的女侠?”

“嘿嘿,就算你想走也不行,我可是死活都缠上你了!”原重楼却忽地笑了起来,出其不意地俯身亲了她一下,眼眸微微闪亮,看定了她,“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要负责——你只能跟牛郎回腾冲,去放一辈子的牛了!”

我想要把你从九冥黄泉之中召回来,让你回到这个阳世和我重聚,哪怕是借用青岚的头颅——可是,为何我尽心竭力那么多年,却从未有一刻可以靠近阴阳生死的界限?

灵均一时沉默,许久才淡淡回答:“每个人都只能在一条路上行走,若要上窥天道,必然要错过天地间无数风景——就如苏姑娘要留在滇南,必然要错过那片江湖一样。又岂能两全?”

她第一次在他向来无喜无怒的语气里听出了赞许之意,忍不住也笑了一笑:“这些天来,承蒙拜月教照顾,我和重楼都还没有好好谢过——这回叨扰的时间有些久了,如今和听雪楼的人做了个了断,我们也该告辞了。”

拜月教主抬起手腕,用纤细的手指掐断了其中一朵开得最好的莲花,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岸边——那里,已经用荷叶为衣、莲花为首、莲藕为肢体,摆成了一个人的形状。

“什么礼物?”她有些没好气,“能让你这么开心?”

“蜜丹意。”苏微也翻身下马,看了这个孩子一眼,“你太胡闹了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